您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睿远基金首只公募专户产品300万起卖 陈光明亲自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11-27 11:11   浏览: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睿远基金的首只公募专户产品已经蓄势待发,周一(11月19日)上午,陈光明亲自在某大型券商进行路演,他坦言这是近年来,第一次做这么大规模的路演。

  虽然该产品的详细信息还没有出来,但关于产品的部分要素已经能看到。具体来看,该产品在流动性方面,采用“3+2(年)”的管理方式,第三年开始提供赎回选择权,产品的认购起点为300万元。

  另外,《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该券商相关销售人士处也了解到,该产品目前处于前期的准备阶段,还在向客户进行摸底,同时让没开户的客户抓紧开户和办理合格投资者认证。

  不难看出,距离睿远基金的首只公募专户产品推出已经非常近了,而该产品最终采用的方式还是陈光明以前在东方红资管时非常熟悉的长封闭期模式。

  1、只要你还在这个市场里,你不能出现永久性、不可逆的损失,这点非常重要。可能你会看到有些人前面做得都很好,但是有一天犯了很大的错误,这是非常危险的。

  2、在这样的前提下,你要比较高的预期组合回报率,这难度是比较大的。上市公司有成功、不成功的概率分析,最后量化出来会得出背后的预期回报率,比如我们如果要求15%的回报率,就要看上市公司能不能提供这样的回报,确定性有多大,可持续性有多高。

  3、对于价值投资者来说,买的时候其实非常简单,就是达到你的预期回报率,你才买。第一,先要看现在的估值水平;第二,看企业的品质,这是决定你套利成功的保障之一;第三要有周期感。风险考量之后要选时点,但是像我们这类大机构,体量大,所以时点的选择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4、真正的价值投资者没有贴标签的东西,没有不可以买,也没有不可以卖的,理论上讲是这样的情况。我们要考虑的是品质问题,如果品质非常好,但是价格高也不行;品质好,价格合理就行;如果品质还可以,但是价格特别好也是可以的。

  5、价值投资可以成为一个机构的事情,而不是成为一个人的事情。做价值投资的人,对股票的判断不会那么随性,更多是理性去判断是不是高估了或低估了,相对来说,心会定一些,不会被市场的涨涨跌跌去左右心态,导致决策的失误。

  另外,在谈到趋势投资、价值投资以及关于抄底的看法,陈光明同样观点鲜明。在他看来,“做趋势的人,往往觉得高了还会更高,低了还会更低。高的时候,很多人忍受不住短期的诱惑,都会去买,这实际上往往就超越了价值,和价值投资没有关系了。”

  而从价值投资这一面来看,“我们买的是公司的价值。如果价格又是比较便宜的,我们知道价格终将反映价值是需要时间的,所以不会那么着急去赌市场的趋势。即使市场趋势对我们不利,或者我们判断失误了,只要我们买的东西是货真价实的,长远来讲,一般都会反映企业的价值。而这个长远,一般要三五年。这就是为什么要封闭三五年,一方面是为了保护投资者,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我们的价值投资理念实现有更好的保障。”

  在实现方式上,陈光明认为,趋势投资者只有寄希望于高估之后,有人去接盘,而价值投资者实现的方式更加多样化。

  陈光明表示,“我就喜欢熊市,虽然我也不太舒服,但熊市对于价值投资者是美好的时光。因为牛市,你只能把它卖了,仓位又很轻,回报又不够;熊市的时候,我实现的途径很多,只要你买的公司足够好,它会自己产生高的回报。比如我5倍市盈率的时候买进去,它给你分红,每年给你10%的分红,每年还有10%PB的增厚。它即使有可能继续跌估值,但你可以再买,而回报率更高了。就这么简单。”

  “我不能确定短期资本增值这一块是正的,但是分红已经拿到手里,可以抵消很多负的增长,而PB的增厚也能抵消,所以会越来越便宜。我们不能保证它还能跌多少。这个回报率在未来的、现在的各种资产类别里面,以及未来的经济走势里面,它是不是非常稀缺的?如果是,我们相信迟早会有表现。”陈光明这样说道。

  陈光明还提及,“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不一定要靠别人来接盘,而是靠企业利润带来的增长,这样估值不需要上涨(因为牛市自然会上涨),甚至稍微下跌一点也不担心。”

  即使极端一点来说,“如果每年跌20%,那其实相当于每年按照20%的回报程度在上升,可能两三年之后,就是30%、40%的回报了。当然,理论上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因为还有产业资本,他们投新项目还不如直接收上市公司。摩登娱乐第二,大股东也不会这么傻,自己公司这么好,还这么跌,直接就回购;再不行,就私有化了。”

  “所以我不担心这个市场会怎样。很多人一直在说要不要抄个底?如果回报率已经摆在那儿了,你就不要想跌不跌,你就想着自己是大股东把它私有化了,每年有20%的回报,没有必要去考虑是政策底还是市场底,还不如实实在在去买过来放在兜里。”陈光明表示。

  他表示,“现在基本面确实有压力,但估值也到了底部,像这样的底部,以前每次都有大牛市。最近又有很多人跳出来说有大牛市,但我持保留意见,我觉得这次的基本面可能是历次以来最弱的一次。”

  不过,陈光明依然战略看多未来二级市场的投资,他认为,“最核心的就是估值。对我们价值投资者来说,差的公司跟我们也没有关系,好的公司才会给我们带来实实在在的资本回报。未来的机会是结构性的,对公司的价值判断也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

  “我现在不知道底在哪儿,但我觉得没有啥系统风险,一定要坚信长期来看,(投资)股票资产是比较好的回报。”陈光明说。